首席原告必须定时向法院通报其向被告送达诉讼所做的工作,该案件所有诉讼程序都需要被推迟至所有被告都被送达

2020-04-21 作者:区块链专题   |   浏览(151)

目前,一起针对传销币维卡币(OneCoin)的待决诉讼在近期遇到了障碍,该案件所有诉讼程序都需要被推迟至所有被告都被送达诉讼为止。自2016年以来,包括中国、印度、比利时、英国等多国在内等政府曾就OneCoin类似传销或骗局向其公民提出过警示。2017年央视公布的350个资金传销组织名单中,维卡币赫然在列。据检察日报2018年5月报道,“3·15”维卡币特大网络传销案历时二年,湖南省株洲县检察院共审查起诉106人,提起公诉98人,追缴涉案款项近17亿元人民币,是该院成立以来审查起诉涉案人数最多、挽回经济损失金额最大的案件。此次的诉讼正在纽约南区法院(SDNY)的审理过程中,声称被OneCoin欺骗的客户近期对该公司及其背后的一些个人提出了第一次修改后的诉讼。而据外媒报道,包括OneCoin背后的“加密皇后”、保加利亚女商人Ruja Ignatova在内的多名被告目前在逃避诉讼送达程序。据此案件的原告解释说,OneCoin公司总部位于保加利亚及其创始人Ruja Ignatova也在保加利亚定居,而OneCoin的联合创始人Sebastian Greenwood则住在瑞典,他们被认为是在有意逃避诉讼送达程序。另外此次诉讼里长长的被告名单中还包括了OneCoin的实际控制人(同时也是Ruja Ignatova的哥哥)Konstantin Ignatov,OneCoin法律和合规部门负责人Irina Andreeva Dilinska,以及那些即据称涉及OneCoin“洗钱”获得收益的那些既得利益者们。根据此前报道,OneCoin骗局主犯中,已有三人被捕。曼谷邮报去年11月报道称OneCoin骗局主犯之一Sebastian Greenwood已被泰国警方逮捕并引渡到美国。而据外媒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2019年3月于洛杉矶国际机场逮捕了Konstantin Ignatov。并且根据官方法庭文件,FBI还逮一同捕了国际律师事务所Locke Lord的前合伙人Mark Scott,其被指控洗钱约4亿美元,Scott主要是通过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对冲基金来进行洗钱活动。根据此次诉讼中原告的说法,OneCoin的被告多年来能够维持其大规模的欺诈,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Mark Scott和他的合伙人David Pike和Nicole Huesmann清洗了OneCoin从向原告出售欺诈性投资计划中获得的犯罪所得。而与此同时,Ruja Ignatova虽然与其兄弟一样也在面临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洗钱罪和电汇及证券欺诈的指控,但是目前看来,她仍然还在逍遥法外。由此看来对于需要追偿的原告来说,此次诉讼案件难度较大。由于诉讼程序要继续进行的前提是,需要所有被告都要完成诉讼送达。目前完成诉讼送达程序最主要的障碍之一或在于尚且在逃、下落不明的Ruja Ignatova。并且受理此次诉讼的法官表示,从2019年9月3日开始,主要原告必须在每个月的第一个工作日提交一封信给法院,定期对他为所有诉讼送达程序所做的努力进行更新说明。

图片 1

作者 Liang CHE  2019年加密行业继续突飞猛进,相比之下相关法规和监管却远远落后,比推BitpushNews盘点了2019年加密领域七大悬案。  Bitfinex案  2019年对加密生态影响范围最广的诉讼莫过于4月25日美国纽约总检察长(NYAG)办公室诉Bitfinex和Tether案。NYAG指控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向支付处理商Crypto Capital发送了8.5亿美元的客户和公司资金,之后使用来自Tether储备的资金用于弥补亏空,但损失情况和Tether的资金流动均未向客户披露。  NYAG要求涉案公司应该交出相关交易文件,并提出禁令。经过纽约州最高法院的听证会上,法官要求NYAG对该问题进行更广泛的调查。双方下半年就文件问题多次交锋,互不相让。  此案中还涉及到Tether发行的稳定币USDT并非100%由法币支持的事实,同样引发了加密社区质疑。该公司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在听证会上表示,USDT通过“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支持,约占Tether总额的74%”。不过其之后又表示,目前“所有Tether代币都完全由其储备支持。”  澳本聪案  自称为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的Craig Wright被他此前的合作伙伴Dave Kleiman的兄弟Ira Kleiman起诉,后者声称Wright偷走了与Dave Kleiman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共同开采的110万比特币。这些比特币在2018年2月提起诉讼时价值100亿美元。  负责审判该案的法官支持原告获得Wright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持有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的50%。随后Wright多次拖延上诉期间并拒绝履行和解协议。原告Ira Kleiman要求其支付65.8万美元的法庭费用。  该案可能会对加密市场造成的影响包括,如果原告果真获得价值50亿美元的比特币,这些比特币可能会流入市场冲击比特币的价格。如果Wright最终败诉,加之其在审判过程中涉嫌“伪造证据”,这可能会对他支持加密货币Bitcoin SV造成负面影响。  OneCoin案  2019年3月,传销币OneCoin(维卡币)的控制者Konstantin Ignatov被逮捕。此前纽约南区检察官指控OneCoin项目创始人Ruja Ignatova和Konstantin Ignatov姐弟涉嫌电汇欺诈、证券欺诈和洗钱。目前Ruja Ignatova仍在逃,另一名被告Mark Scott此前于2018年被捕。  OneCoin于2014年创建,自2016年以来,包括中国、印度、比利时、英国等多国在内等政府曾就OneCoin类似传销或骗局向其公民提出过警示。  今年11月,OneCoin三名涉案高管的听证会首次开庭。OneCoin前律师被指控洗钱约4亿美元。OneCoin骗局同谋者David Pike被指控在与联邦调查局、国税局刑事调查部的特工、纽约南区国家检察官办公室的代表会面时做出了虚假和欺诈性的陈述。  不过根据法院的最新文件显示,该诉讼已延期至2020年1月12日,本案各方的律师继续就起诉前的处置问题进行讨论。  印度RBI案  2019年,印度法院与印度央行RBI的加密禁令之争一直为业内关注。  RBI的加密禁令最初于2018年4月发布,它禁止银行向与涉及加密货币的任何个人或企业提供服务。禁令发布后,德里高等法院对此予以批评,称印度储备银行终止与加密业务交易的决定违反了宪法。  今年8月下旬,最高法院就处理加密货币业务禁令猛烈抨击了该国中央银行,并下令处理投诉,给予该银行两周的时间为自己辩解。  在10月16日关于禁止银行和金融机构提供与数字货币相关的服务的禁令的会议上,法院将下一次听证会的日期移至11月12日。而后受法定假日影响,该日期进一步推迟至11月19日。但之后该听证会又被推迟至2020年1月14日进行。  Ripple案  2018年由部分XRP投资者对Ripple发起的诉讼今年仍然在继续,投资者声称Ripple违反了州和联邦的证券法。该指控随后于8月份进行了修改,其认为按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指南,XRP属于未注册的证券。  Ripple方面则向法庭表示XRP不是一种证券。Ripple称,购买XRP代币并非对Ripple的投资,Ripple和XRP代币购买者之间没有共同的事业。Ripple还表示并没有承诺要帮助XRP代币的持有者创造利润。  Ripple认为XRP代币的购买者尽管与加密资产密切相关,但它对XRP投资者没有义务。Ripple进一步重申,XRP是一种货币,不应被监管机构和立法者视为未注册的证券。  尽管Ripple提出了有力的辩护,但此案可能仍未完成,该公司仍将面临进一步诉讼的风险。  Kik案  今年6月份美国SEC指控加拿大加密公司Kik涉嫌出售价值上亿美元的未注册证券案同样可能会对加密货币行业未来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这些证券来自Kik在2017年进行的1亿美元首次币发行(ICO)。业内人士认为,该案是一个重要的行业测试案例。该案件提供了一个在数字资产销售环境中进行用来确定其是否是证券的“Howey”测试的机会。并可能对加密货币市场的未来走向带来影响。  Kik方面认为SEC在指控中存在断章取义的情况。其强调Kik为Kin代币进行了两次销售:私人SAFT(简单未来代币协议)和公共代币销售。该公司表示,美国SEC将这两者混为一谈。SAFT仅限于经过认证的投资者,并根据美国SEC的Reg D规则备案,这意味着Kik认为它符合联邦注册要求的某些豁免。而Kin的第二轮销售是公开的,Kin代币被用以太币购买。  Kik的法律团队还试图说服法院SEC的指控是以无效的法律定义为前提的。不过这遭到了该案法官的拒绝。  原告和被告将制定审判时间表。 Kik此前要求在2020年5月进行审判,而SEC要求的时间可能会更晚一些。  Telegram案  2019年10月,SEC获得了针对Telegram开发的TON区块链网络的紧急限制令以反对其出售总价值达17亿美元的Gram代币。  Telegram认为虽然出售了Gram代币,但并未发行或分发给投资者,其发行需要等到TON区块链推出后才能进行。该计划原定于10月31日之前进行,但因SEC提起诉讼而被迫推迟。  Telelgram表示,“SEC的主张是没有根据的,因为Telegram是根据联邦证券法对注册的有效豁免进行的私下销售,专门面向成熟的、经过认可的投资者进行,当在TON区块链网络推出之后,Gram将不再是证券。”  SEC执法部门联合主管Steven Peikin则表示,“发行人不能仅仅通过将其产品称为加密货币或数字代币来逃避联邦证券法。 Telegram试图在不遵守旨在保护投资公众的长期确立的披露责任的情况下获得公开发行的收益。”  关于该案件的听证会原定在10月24日举行,但是为了双方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调查,其将延迟至2020年2月18日至19日。Telegram已同意将TON区块链和代币的发布推迟到该日期之后。  结语  随着2020年中国的密码法以及美国可能的加密监管框架的推出,加密行业的监管也将越来越完善,而上述这些诉讼,不管结果如何,都将成为重要的先例载入加密行业发展的历史当中。

OneCoin加密骗局诉讼案原告在9月3日的一份跟进文件中表示,6名被告仍然没有被送达诉讼。被告包括OneCoin Ltd以及Konstantin Ignatov,他的妹妹Ruja Ignatova;Sebastian Greenwood,Irina Andreeva Dilinska,所谓的“Scott Group”。据原告称,OneCoin的被告之所以能够持续多年进行大规模欺诈,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Mark Scott和他的合伙人David Pike以及Nicole Huesmann将OneCoin通过出售欺诈性投资项目而获得的犯罪收益进行了洗钱。据悉,OneCoin一案目前正在纽约南区法院审理,但在8月23日,原告遇到了流程上的障碍,因为该案的所有诉讼程序都被推迟到所有被告都被送达诉讼为止。法官表示,从2019年9月3日开始,首席原告必须定时向法院通报其向被告送达诉讼所做的工作。

本文由威尼斯官网9778818发布于区块链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首席原告必须定时向法院通报其向被告送达诉讼所做的工作,该案件所有诉讼程序都需要被推迟至所有被告都被送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