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尚有3.3亿个ELF代币在官方地址,很多项目的发展都是依靠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的推动

2020-04-21 作者:区块链专题   |   浏览(71)

去年第4季度整个币圈处于极度低迷的状态,行业中的新闻就是币圈的各种自媒体或者媒体运营不下去,交易平台下架大量的币种,USDT暴雷,btc跌破挖矿成本价,大量矿场关门。而今年从6月底开始,主流币、山寨币进入下跌趋势,充斥在币圈的消息就是各种资金盘、模式币跑路。而从17年开始因为以太坊而诞生的各种公链项目现如今又怎么样了呢?前段时间,就出了公信宝团队被查的事,这件事影响比较大,现在还没有什么结果,公信宝的前途未卜,接着就是BTM的创始人之一段新星宣布辞去比原链CEO一职。下面我们就简单捋一下团队内部出现问题的公链项目。波场:孙宇晨今年因为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频繁上热搜,可是因为太高调出了一些问题,而在5月份波场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和首席技术官陈志强宣布离开波场,原因是波场变得过于中心化,偏离了他的基本原则。现如今的波场,市值排名跌落到了14名,可是孙宇晨依旧经常在微博发布波场的最新进展,USDT也大量发行TRC20版本的,至少比那些创始人销声匿迹的项目好了很多。星云链:NAS曾经也是比较火热的国产项目,7月1日,星云链联合创始人王冠宣布退出星云团队,除此之外,星云链的核心团队基本上已经分崩离析,核心人物出走得到差不多了,只有创始人徐义吉还在苦苦坚持,而这些核心人员离开的原因也大多都是理念不合。星云链发展至今也有两年了,社区一直不温不火,主网的节点也都是开发团队自己控制,这一点是也是很多公链的现状,因为使用的人不多,愿意成为节点的人比较少,大多都是开发团队自己控制公链节点,名为去中心化,实际上差之甚远。除了这些项目以外,如HPB芯链合伙人玉竹在8月3日离开,加入MXC;IOTA联合创始人之一离职;Grin匿名创造人之一离职,Grin核心成员Gaty还宣布分叉Grin代码库,成立新的项目。还有大量的项目创始团队直接销声匿迹,项目报表也从周报变成月报,再然后就毫无动静。现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还是处于比较初始的阶段,大部分项目都是抱着割一茬韭菜就消失目的,但同时也有很多认真搞技术的项目,奈何现在整个行业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只能偶尔蹭一下热度,可是很多项目能抵过熊市,却抵不过人性。诚然,一个项目出现重大的人员变动是很正常的情况,可是在项目的投资人看来却是这个项目自身出现的比较严重的问题,即使大饼画得再好,那也得拿出点实际的东西。现在大侠的观点也很简单,单纯从基本面上来说,这些公链的发展都陷入了瓶颈区,去年公链炒作都是依靠主网上线,而今主网上线早已过时,今年的staking到现在也能看出比较鸡肋,同时也没有新的能吸引眼球的热点出现,很多公链项目如果解决不了自身内部的问题,技术上没有突出的亮点,那么最终的结果也一定是渐渐消失。虽然区块链讲究的是去中心化,但是在现阶段,真正能做到完全去中心化的项目除了BTC以外又有几个呢,很多项目的发展都是依靠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的推动。

威尼斯官网9778818 1

如今,老一波公链们已经步入它们的后明星时代,陆续出现落地困难、资金紧张、高层出走等困境,光环不再信任不再,其中多数的悲剧命运已经难以逃脱,这是它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作者/龚荃宇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21日,知名公链aelf被曝项目社群大量解散,同时基金会地址向币安钱包转入1000万ELF代币,其官方微博以及创始人马昊伯的微博与推特已经超过3个月未有更新,这些现象一般都被认为是项目准备跑路的具体表现。

官方公布地址的交易记录,主要流向火币

在更早之前的5个月内,链捕手发现aelf官方所公布、原具有5.5亿个ELF代币的多个地址中,约有2.2亿个ELF代币陆续转至火币等外部地址,其中属于团队份额的地址有1.3亿个代币于6月全部流出。尽管尚有3.3亿个ELF代币在官方地址,但短期内将相当于总发行量22%、当时价值超过3亿元的代币转至交易所的行为仍然很不寻常,ELF价格也正是在6月后进入持续下跌通道,「出货套现」嫌疑相当深重。

不过,称aelf项目跑路其实也不完全准确,如今谣言四起后该项目主要团队仍然在原有办公场所继续办公。就在10月10日,aelf联合创始人COO陈注伶还曾在新加坡代表ELF参加2019年亚洲云端科技博览会,并在华为云开放论坛环节发表了演讲。而在9月16日与18日,陈注伶还分别在上海参加了Staking金秋论道大会以及华为全联接大会。

同时,aelf仍然在GitHub大量更新技术代码,项目官方推特以及陈注伶个人推特亦在保持高频更新,后者于21日在推特更是声称将在本周宣布一项伟大的方案,以提升aelf区块链的性能。

但在aelf对社群解散、出货套现等质疑做出合理解释前,陈注伶等团队成员再如何宣传都很难在重振社区用户的信心与信任,毕竟币价的下跌还可以归咎于整体行情,但在毫无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解散社群这样的奇葩操作对社区用户带来的伤害过于严重。

曾几何时,主打云计算区块链的aelf也是国产明星公链之一,背后有着FBG资本、德鼎创新基金、华创资本、节点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投资机构的资金支持,总市值最高达到190亿元,在行业备受瞩目。

但作为公链,aelf测试网在18年6月底已经上线的情况下,主网上线时间却一推再推,从18年底推迟至今仍未能上线,这说明其技术研发工作遭遇了难以克服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遑论投资者会失去信心,团队内部也很容易出人心涣散的情况,例如aelf核心开发者、架构师邓光磊就已经在8月初离职,网传截图亦显示aelf在8月份进行了规模不小的裁员。

aelf的种种现象,无一不再显示出这个项目已经完全失去曾经的国产明星公链的光环,沦为在生死线挣扎的项目之一。但事实上,aelf也并非个例,几乎整个国产明星公链群体在今年都陷入了各种窘境,举步维艰。

波场在通过庞大的资金体量与独到的营销策略,跻身全球市值前十区块链项目之后,孙宇晨在今年高调拍下巴菲特午餐席位,但在午餐进行前几日受到国内官方机构的警告不得不难堪地取消午餐,此后再无高调发生与动作。同时,波场沦为资金盘重灾区,各类博彩项目、资金盘项目在波场主网与社区大肆炒作,特别是对波场超级社区打着波场的牌子招摇撞骗置之不理,致使投资者损失上十亿资金。

比原链今年则遭遇了联合创始人、CEO段新星的离职,这背后则是比原链主网上线1年半来,在应用落地方面动作缓慢,许多计划都落后于预期,尽管在今年9月推出多侧架构的比原链BaaS平台Bystack以及一系列技术工具,但市场反应较为一般,更因为币价长期低徊被社区称为「扶不起的阿斗」。

星云链创始人今年亦出现联合创始人离职的情况,其COO王冠在7月宣布不再出任星云团队任何内部职位。在更早的1月,王冠还曾表示已经裁员50%,原因是市场环境趋冷及项目业务优化,并将更加注重链上社区治理和社区化,但最终他本人也未能陪着星云链继续前进。

威尼斯官网9778818,公信宝凭借其数据售卖业务原本是行业内少有的盈利项目,但今年9月的查封事件则彻底打乱了公信宝的步伐。9月11日晚,公信宝实体运营公司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遭当地警方被查封,其办公室被贴上封条并有大量员工被警方带去调查。此后有消息显示,公信宝被查或与其数据爬虫业务相关,并涉嫌贩卖个人隐私信息,尽管有海外团队声明其区块链业务正常运行,但公信宝的衰落已经不可避免。

Zililqa去年一度以分片技术著称,直接对标以太坊,但此后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鲜有应用进展,其联合创始人、CEO董心书亦在今年宣布辞职。另外两家国产知名公链量子链、NEO也是乏善可陈,推出的许多技术路线都尚未真正落地并得到市场验证。

从以上种种来看,几乎所有国产明星公链都已经遭遇其瓶颈,其中主要是落地困难、资金紧张、高层出走等,并且没有出现趋势扭转的迹象。当然,明星公链以外的那些公链,境况只会更差。

回过头来看,那些公链之所以能成为明星公链,大多凭借着创始团队背景、先发优势、营销策略等其中几项特质从一众公链中跑在前列,继而在暴涨的币价中披上了种种光环,被一批又一批区块链从业者熟知乃至产生接触,跻身国产公链第一线阵营。

但公链团队或许对于区块链落地过于乐观,其公链技术性能与落地情况大多落后于早先预期,使得公众的失望之情越来越高,而随着市场处于熊市状态的时间越来越长,许多公链项目的运营资金愈发捉襟见肘,并进一步加剧了研发与落地困境。

同期,Algorand、Polkadot、Nervos、Conflux等海内外新一批公链带着新概念、新技术陆续入场,不断冲击着公众对既有公链格局的认知与影响,老一波国产明星公链的光环在前述种种环境下逐渐消退成为必然。

如今,老一波公链们已经步入后明星时代,光环不再信任不再,其中多数的悲剧命运已经难以逃脱,这是它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公链注定是一条残酷的赛道,如果某些国产公链仍然具有变革世界的野心,就必然需要对自身的架构与路线重新进行设计规划,并以更加踏实、创新与隐忍的态度去探索实践区块链技术的落地,而不是满于概念炒作与自嗨中。

于这一波国产公链,这是它们的后明星时代。但对所有仍然真正致力于区块链落地的项目而言,这仍然是它们的大蓝海时代。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链捕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文由威尼斯官网9778818发布于区块链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尽管尚有3.3亿个ELF代币在官方地址,很多项目的发展都是依靠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的推动

关键词: